貴州長順駐村第一書記與他的七張床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19-10-07 10:12:57 點擊:1489309

  中新網10月7日電 題:貴州長順駐村第一書記與他的七張床

  記者 袁超

  10月,貴州的早晨讓人略感寒冷。6日一大早,在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長順縣鼓揚鎮巖上村,駐村第一書記韋健和農戶們站在蔬菜冷庫基地門口,眼睛朝著對面的山頭望去。“來了!來了!快準備!”兩輛貨車緩緩駛入,頓時,讓韋健和農戶們忙碌起來,今天的這批蔬菜是要發往香港。

圖為巖上村一隅。 袁超 攝 圖為巖上村一隅。 袁超 攝

  “全是精品,這些蔬菜都是通過冷鏈車拉到廣州,再經過廣州越秀區江南市場按標準挑選出上上精品后發往香港,沒被“選中”的蔬菜就在當地由廣州市場銷售。”為了能夠讓基地的蔬菜個個入選,韋健基本上一夜未眠,從蔬菜采摘到分類裝籃,再到進入冷庫,他都參與其中。韋健介紹,農戶們種植的蔬菜運到廣州后,要在廣州市場上先進行一次篩選,挑選出好的蔬菜才能賣到香港。“能夠選入到香港的蔬菜價格要貴一點,農戶也可以賺得多一點。”

  一個小時后,滿載著韋健希望的貨車駛向廣州。抽出了空閑的時間,韋健才帶著記者到村辦公室接受采訪。

圖為韋健帶領村民購牛。受訪者供圖 圖為韋健帶領村民購牛。受訪者供圖

  2015年3月,被派任為長順縣鼓揚鎮巖上村駐村第一書記的韋健身著西裝,腳穿皮鞋來到了巖上村,就是這樣的一身正式的裝扮,讓他在進村的過程中吃盡苦頭。“有個組叫磨約組,當時還沒有通路,得走一段路,泥濘小路配皮鞋,我是一路滑著進村的,村民們都樂了。”韋健告訴記者,雖然進村路上鬧了不少笑話,但是當他進村看到一間又一間破舊的瓦木房、村民們還在貧困線上掙扎時,倍感工作的壓力和必須完成好脫貧攻堅的信心和決心。

  為了方便走山路,韋健請愛人從縣城送來了3雙解放鞋,扔掉皮鞋,換上解放鞋,韋健準備大干一場。“電腦上村民們的資料太過于片面,這不利于我開展工作。”韋健始終堅信,要脫貧,必須得一步一步走。花了近2個月的時間,韋健走訪完巖上村的每家每戶,并對貧困戶進行了健檔立戶。而在走訪中,韋健耳邊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我們想發展產業。

圖為韋健平日里所穿的工作服。 袁超 攝 圖為韋健平日里所穿的工作服。 袁超 攝

  “老百姓想發展產業,這是好事!有產業,才能更好地脫貧致富。”2016年,依托于村里僅有的幾戶養牛戶,韋健開始帶領著36戶貧困戶做起了養牛產業。可是在動員大會上,韋健吃了個閉門羹。“通過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進行量化,按每戶2萬元入股到合作社,這是個大數目,村民們很謹慎,不懂技術,怕錢打了水漂。”韋健介紹,為打消村民的顧慮,他帶著貧困戶從村里一路打聽,去往成效顯著的養牛場實地學習,從技術到管理再到經營,每個環節韋健都不錯過。

  那個時候,牛成為了村民們的致富希望。為了能夠讓希望“開花結果”,韋健索性把“家”安置到了牛棚里,一住就是一年多。“得時刻觀察牛的身體情況,有時候牛要生產,也得守著,住在一起方便些。”從那個時候起,當地村民給韋健起了個外號:“牛棚”書記。

圖為巖上村蔬菜基地的冷庫,村民正在挑選蔬菜。 袁超 攝 圖為巖上村蔬菜基地的冷庫,村民正在挑選蔬菜。 袁超 攝

  韋健是長順縣教育局選派的一名駐村干部,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,對于發展產業來說,他是個“門外漢”。為了能從“門外漢”變成“門內漢”,他一有時間就開著車到鄰縣去學習怎樣做產業怎樣發展產業,“癡迷”到路過家門口都忘記停下來看看孩子和老婆。“韋書記每天吃飯都來得很晚,他特別愛‘剩飯’。”食堂鐘小秋告訴記者:“‘剩飯’的原因是,由于韋書記正在吃著飯時,經常接到電話,有向他匯報工作的、有村民需要他去解決問題的、有要推薦產品,需要馬上去實地拍個圖片發給客戶的……他只好放下放飯碗去忙工作。”

  除了發展產業,村里大大小小的瑣事都需要韋健去張羅,為了方便工作,韋健在經常工作的地方給自己搭建了一張床,也算是一個“家”。“有時候村民去辦公室,去我的住處還不一定找得到我。”為了方便村民聯系,韋健始終身披一件紅色馬甲,在馬甲的背后,除了印有他的名字,最重要的是印上了他的電話號碼。

  “村民經常和我開玩笑,說我是村里最‘有錢’的,因為我‘家’最多。”韋健向記者細數了他所謂的‘家’,也就是能睡覺的床:牛棚、學校、種植基地、村支書家里、村主任家里、村副主任家里,還有一個是村里安排給他的家。這就是他的七張床。“有了可以落腳的地方,一是可以便于工作,二是工作再晚也不用擔心。餓了,吃碗泡面;累了,發個朋友圈,‘求’安慰。”韋健向記者打趣道。

圖為巖上村蔬菜基地。 袁超 攝 圖為巖上村蔬菜基地。 袁超 攝

  蔬菜產業、養牛產業、綠殼蛋雞產業、黑毛豬產業、旅游產業……就是這樣一個跟自己較勁兒的人,通過兩年時間,讓藏在深山里的巖上村發展起了10余個產業,同時,村里還辦起了幼兒園。產業發展起來了,有了一定的成效,村民收入也逐年增長,到目前,村民的年均純收入8000余元。2017年年底,巖上村從貧困村出列,正式摘掉了“貧困村”的帽子。

  從2015年到2017年,2年的駐村扶貧,按規定,韋健應該離開巖上村,回到他的教育崗位。可是,村民們集體聯名向上請愿,要求韋健繼續在巖上村再干兩年,這一干就是5年。

  巖上村脫貧了,可韋健還是不能停下腳步。村里的產業發展勢頭好,在外打工的村民紛紛回來發展。韋健告訴記者:雖然巖上村摘掉了貧困的帽子,但是怎樣才能讓村民的收入不減,能穩得住,能持續發展,這是他現在思考的重要問題。

  為了不讓村民在致富的道路上“掉鏈子”,韋健對村里的產業抓得更緊了,每天都會花上4、5個小時到各個產業基地去檢查,在韋健的帶領下,村民的積極性越來越高,不少村民已從只會種地的農戶變成了懂經營會產業的能人。

  行走巖上村,拔地而起的是一座座三層小洋房,門前種植著各式花朵,伴著秋日的陽光,一幅田園秋日圖被勾勒出來。而在巖上村的蔬菜基地里,村民正在忙碌著,蔬菜基地冷鏈的廠房里,“脫貧只是手段,發展才是目標。”12個字顯得格外的醒目。

  和韋健一樣,中國無數的駐村干部在擺脫貧困的道路上,灑滿汗水,付出艱辛,有的忘我工作倒在了扶貧攻堅的路上……這樣的付出,換來的是一張張讓世界為之驚嘆的成績單: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有7億多農村貧困人口成功脫貧,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末的97.5%下降至2018年的1.7%;最近6年,中國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8000多萬人,每年減貧規模均超過1200萬人。

  “貴州是中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。”這句話深深烙印在貴州每個扶貧干部的心里。從肩挑背馱送郵件到快遞直達家門口,從扯著天線打電話到4G網絡全覆蓋,從村口聊天到家里追劇……貴州老百姓的生活幸福指數不斷提升。(完)

相關熱詞搜索:友邦吊頂,友邦,河南省普通高中學生服務平臺,河南省普通高校招生考生服務平臺,

上一篇: 《無心法師3》殺青啦!女主熬出了頭,竟出現雙男主

下一篇: 2019世界旅游小姐全球總決賽落幕 墨西哥佳麗奪魁

分享:

乐彩神一样的胆